2019年2月19日 行业动态:
首页 > 时事报导 >> 热点新闻
热点新闻

寻找更佳塑料废弃物处置方法 2019全球在行动

发布时间:2019/1/21 16:58:14 来源:未知

随着全球对塑料危机认识的加深,探索塑料危机的技术解决方案正变得“不差钱”。在物理回收技术、化学回收再利用技术、微生物分解技术等领域的探索实践,也都可以看到更多解决塑料危机的努力和希望。 随着对寻找更佳塑料废弃物处置方法的需求不断增长,开发新的回收方法变得越来越受欢迎。一些科研人员已经找到将塑料分解还原到单体形式的方法。

1月15日,强生公司宣布与一家英国废弃物回收公司合作,推出首个免费的隐形眼镜回收计划,以减少塑料污染。强生公司称,回收的隐形眼镜、泡罩和铝箔包装将通过循环再利用,制造成户外家具等产品。

1月16日,英国玛莎百货旗下连锁超市推出超过90种散卖的水果和蔬菜,该公司称此举可在两年内减少580吨塑料浪费。玛莎食品可持续发展负责人尼克尔斯(Louise Nicholls)说,顾客希望超市在削减塑料方面发挥作用,公司的目标是到2025年实现包装“零浪费”。

调查显示,英国购物者未来十年关注的首要问题将是减少塑料包装和使用更多可回收材料,这是首次发现消费者购物考虑塑料废弃物的环境影响因素多过商品价格。从英国到全球,民众对于塑料污染问题的空前关注,正推动企业和政府采取更多措施。

为应对越来越紧迫的塑料污染,联合国和多国政府层面都在积极行动。据联合国环境规划署执行署长兼联合国助理秘书长姆苏亚(Joyce Msuya)透露,巴塞尔公约缔约方将在今年4月至5月讨论有关塑料废弃物管理的重要提案。

姆苏亚表示,需要将一次性塑料污染挑战视为亟待解决的全球危机,动员各方力量集体应对,不能坐等政府间的行动启动,要确保现有倡议和进程能够在应对塑料污染问题上相辅相成。

她强调要“彻底重新设计”塑料在经济中的利用方式,而且没有单一项目、技术或创新能独立解决塑料危机的挑战,需要通过创新找到更多新方法,加强废弃物管理和收集系统,并与产业上游努力相结合,才能更好地应对塑料危机。

别把海洋再当“下水道”

英国政坛正在为脱欧议题吵得不可开交,但并不妨碍下议院环境审计委员会1月17日推出有关海洋污染的报告。这份报告警告未来十年塑料污染将增长三倍。

“我们必须停止将海洋当做下水道,”该委员会主席、工党议员克里奇(Mary Creagh)说,“塑料、化学品和污水正在窒息我们的海洋,污染我们的水源并伤害从浮游生物到北极熊的每一种海洋物种。”

克里奇称,报告发现缺乏有关塑料微粒进入食物链的严重长期危害和对健康影响的数据,并指责政府对海洋面临的危机视而不见、心不在焉。报告中建议,签署与阻止全球变暖类似的海洋“巴黎协定”至关重要,敦促英国政府必须在塑料污染议题上发挥领导作用。

英国政府环境部发言人则称,政府将很快发布一项国际海洋战略,以推动全球行动,保护海洋。

去年4月,涵盖英国80%塑料包装的企业负责人达成一项塑料协议承诺,要求对所有塑料包装在2025年之前实现100%可回收、循环或降解。在伦敦大学学院材料与社会教授Mark Miodownik看来,这个由超市、咖啡店、制造商、垃圾处理公司和地方当局等民间力量自发的对塑料循环经济的承诺行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受到了来自公众和舆论的巨大压力。他认为这是产业界设计和使用塑料方式发生重大转变的风向标。

调查公司Thought Works去年在对2000名受访者的调查中发现,有62%的消费者在实施购买行为时最关注的是减少塑料包装和使用可回收材料而非价格。Thought Works零售策略总监Kevin Flynn指出,零售商和超市必须适应消费者这种心理变化,在减少塑料包装废弃物问题上听取消费者的意见。

不止在英国,在民间呼声之下企业应对塑料污染的行动已经扩展到全球。世界第一大食品饮料公司雀巢在英国承诺,到2025年将其两款饮用水品牌的瓶装再生PET含量提高到50%。去年底,该公司宣布在瑞士洛桑成立包装科学研究所,与工业合作伙伴共同评估和开发安全和环保的包装解决方案。

雀巢首席技术官Stefan Palzer称,新的包装科学研究所将使雀巢能够加速其包装解决方案的重新设计。今年2月,该公司还将开始对其投放国际市场上的即饮产品淘汰所有塑料吸管。

宝洁公司则在1月16日参与发起成立一个新的全球企业塑料废弃物联盟,其中包括生产消费品和塑料的公司以及垃圾管理和回收公司,化工巨头壳牌、巴斯夫和埃克森美孚都加入其中,承诺未来五年投资10亿-15亿美元,投资包括研究和开发新回收技术、建设收集和回收废物的基础设施以及清理河流等塑料废弃物聚集区域。

技术创新能否化解塑料危机

比起清理河流,清理海上的塑料垃圾是一个更严峻的难题。

自2018年10月出海试运行至今,一个花费巨资、被戏称全球最大“吸尘器”的海洋清理装置发明现在面对尴尬的结果——当该U型管子装置被放置在海面时,的确能聚拢一些在附近漂浮的塑料垃圾,却始终无法成功地将这些垃圾从海面舀上来,完成收集这一步。

为了对付在太平洋上经年累月形成的巨大幽灵垃圾带,荷兰小伙子斯雷特(Boyan Slat)5年前想出了这个海上垃圾收集器的主意。他的异想天开获得了各方踊跃支持,很快筹到3000万美元,他辍学成立海洋清理基金会,招募了70名科学家和工程师,先后测试了273个比例模型和6个装置原型以改进效果。

按照他给基金会制定的行动目标,一旦测试成功,装置到位投入运营,将在5年内清除掉太平洋垃圾带内的一半塑料垃圾。但现在,对该项目持怀疑态度的人越来越多,有科学家甚至声称该项目可能对海洋生物和环境构成威胁。

无论如何,随着全球对塑料危机认识的加深,探索塑料危机的技术解决方案正变得“不差钱”。在物理回收技术、化学回收再利用技术、微生物分解技术等领域的探索实践,也都可以看到更多解决塑料危机的努力和希望。

随着对寻找更佳塑料废弃物处置方法的需求不断增长,开发新的回收方法变得越来越受欢迎。一些科研人员已经找到将塑料分解还原到单体形式的方法。

法国公司Carbios的研究人员优化了一种酶,后者可在24小时内将97%的PET原料解聚成单体。该公司发言人奥德伯特(Benjamin Audebert)称,公司的目标是用回收的单体材料生产新的塑料产品,公司的商业模式建立在可以与原始PET竞争的基础上,应用该公司专利技术的工厂计划在2021年投入使用。

也有科研人员正在开发的新材料不再像当前的塑料那样难以处理,可以生产出本质上易于回收、甚至理论上可以无限循环使用的塑料。

但总体而言,塑料回收的化学解决方案距离大规模商业化现实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即便解除了技术障碍,也还存在经济障碍。对于制造商而言,使用经验证的原材料通常比使用全新的材料更容易;而根据当前石油价格,生产塑料的成本通常更低,而基于回收系统等问题,再生塑料的市场尚不稳定。

值得注意的问题是,在全球十大塑料生产商中,有七家是石油和天然气公司,只要它们继续提取化石燃料,就会有商业动力制造副产品塑料原料。

在化学回收领域的探索中,还有一个长期阻碍塑料回收利用实现真正商业化的掣肘,那就是传统以焚烧方式处理塑料垃圾,这种处理方式不仅成本高,在焚烧过程中也会产生有毒有害气体(二噁英等)及颗粒物(PM2.5 & PM10)污染空气,产生的热解油杂质多、稳定性差、经济价值较低。

不过,据牛津可持续燃料公司(OSF)技术总监张兆熙博士介绍,该公司在牛津大学孵化的专利技术已领先全球,完美突破热解油的技术瓶颈。

OSF提供的解决方案可以将塑料垃圾中可循环利用的塑料还原成塑料原料或制造新的塑料制品,对于不可循环利用的一次性塑料,则可基于热解油处理方式,通过该公司的专利技术,大大降低塑料热解油中杂质(蜡质、颗粒物、卤素、氮、硫等)和不稳定成分(烯烃、聚合物等)的含量,把过去品质较低缺乏价值的塑料垃圾热解油转化为高附加值产品,如高品质汽油、柴油、船舶用油、化工原料等。

张兆熙称,OSF公司正与中国合作伙伴筹备明年在湖北荆门的循环经济产业园成立第一个示范工厂,该技术在全球的推广应用也将同步铺开。